欢迎访问路透中文网-路透社内容提供者-路透社中文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财经观点
财经金融 国际军事
财经人物 国内社会
财经观点 国外财经
国外奇闻 世界财经
财经数据 财经政策
基金投资 股票证券 融资融券
白银黄金 艺术古玩 油矿市场
健康医疗 房产楼盘 银行投行
财经观点 科技前沿
旅游景点 财经数据
白银黄金 财经政策
路透社为您报时:

您所在的位置:路透中文网 > 焦点热闻 > 健康医疗 >

外科医生何以能长时间保持精力集中?

时间: 2016-11-30 10:17 作者:路透中文网 来源:www.qiqixw.com 点击:
虔诚的宗教信仰、救死扶伤的使命感、瑜伽训练、合适的着装、甚至是手术间歇时的一小杯浓咖啡,都是外科医生们能够顺利完成长耗时手术的秘密武器。

纽约蒙特菲尔-爱因斯坦器官移植中心的移植手术团队负责人米兰•金加布瓦拉说,进行手术时,你会全身心投入到你正在做的事情中,甚至都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

ENLARGE 纽约蒙特菲尔-爱因斯坦器官移植中心的移植手术团队负责人米兰•金加布瓦拉说,进行手术时,你会全身心投入到你正在做的事情中,甚至都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 图片来源:MONTEFIORE HEALTH SYSTEM.

器官移植外科医生拥有的大多数技能是我们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但他们有一项技能,我们还是有希望拥有,那就是保持长时间的专注力。

一台肝脏移植手术常常需要花费8-10个小时,而在整个过程中,外科医生们需要一直弯腰弓背地围在手术台旁,并尽可能地减少甚至避免个人生理需要,如上洗手间或是茶歇。而且,他们还经常需要随时待命,以便只要一有合适的器官可用,就可以马上进行手术。

为了能够顺利完成长时间的手术操作,纽约蒙特菲尔-爱因斯坦器官移植中心腹部器官移植小组的外科医生们可谓内外兼修,既在手术室里做好必要的准备,又注意从平时日常生活的点滴做起。有些属于简单的技术性安排,比如穿舒适的鞋,而有些则要靠思想觉悟来支撑,比如树立“器官移植可以挽救病人生命”这种意识。

该中心的移植手术团队负责人米兰•金加布瓦拉说,进行手术时,你会全身心投入到你正在做的事情中,甚至都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

移植外科医生们的工作还包括缝合一些微小血管,他们力争最大程度降低注意力的分散。没有人会在手术室里接听电话。为了便于工作,他们还经常在自己的眼镜上安装放大器,将自己的视野范围限制在数英寸内。

金加布瓦拉医生喜欢在手术时播放背景音乐,他说这可以帮助自己减少压力与疲惫感。他的播放列表可以持续14个小时以上。大部分曲目都是怀旧风格,如“The Girl From Ipanema”、“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他说他的手术团队也都喜欢这些歌曲。

杰伊•格拉哈姆是蒙特菲尔移植手术团队的一名外科医生,今年40岁。他说自己过去在手术台旁弯腰弓背数小时后,经常会感到脖子僵硬、腰酸背痛。而自从他开始每天早上练习1小时瑜伽,这些症状都消失了。格拉哈姆医生还说,坚持吃素以及每周跑步30英里,这些都有助于他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来工作。

许多外科医生会选择穿木底鞋或者运动鞋来缓解长时间站立的压力。莎拉•贝勒马尔医生说,她有一双特别紧的护腿长袜,穿着它站上10小时,也不会觉得累。

贝勒马尔今年44岁,在长时间的手术过程中,她一般不吃午饭。如果有间歇,也许会出去喝点水,不过通常她会坚持到整个手术完成。

贝勒马尔医生说,病人把生命都交付在我们手上,我们要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贝勒马尔医生与金加布瓦拉医生是夫妻,他们育有两个小孩。

蒙特菲尔移植手术团队的外科医生们每周至少会有一台大手术,在其他时间,他们会进行一些小手术、给病人问诊或是待在办公室里。

大多数移植手术使用的是死者身上的器官,这意味着必须在死者离世后立刻取用。而这些器官都是由蒙特菲尔的外科医生们亲自去摘取,他们最远飞去过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将器官从死者身上取下,运回纽约。而其他医生则在医院里待命,一拿到器官立即将其移植到病人身上。

他们也进行活体供者肝脏移植,而这一手术更为复杂。一个手术小组从健康状况良好的供者身上取下肝脏组织时,另一个手术小组得从病人身上移除病变肝脏,再将新的肝脏移植进去。

金加布瓦拉医生今年53岁,10年前来到蒙特菲尔设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这一移植团队由6名外科医生组成,最年轻的不满40岁,最年长的60岁出头。美国移植受体科学注册系统(Scientific Registry of Transplant Recipient,SRTR)的数据显示,美国成年肝移植者的术后一年平均存活率为91%,而蒙特菲尔的这一指标为93%。

金加布瓦拉医生称,移植手术外科医生们不会很年轻,因为他们的技能需要多年的训练。不过另一方面,容易疲劳、精神状况不佳的人也干不了这份工作。

所以,移植外科医生们的工作寿命很有限。金加布瓦拉医生说,一般来讲,35岁左右开始从事这一工作,到55岁左右时,一些医生便会换到要求更低一点的手术岗位,或是转型去做研究、当教师。

研究显示,医生们的焦虑和倦怠感普遍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外科医生。近期发表在《美国外科医师学会会刊》上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在所有类别的医生群体中,有怠倦感的医生平均占比为37%至53%,而外科医生的这一比例处于最高水平。倦怠通常会引发抑郁和疏离感,还会导致工作满意度急剧下滑。

斯图亚特•格林斯坦今年61岁,从事移植手术30年。他最擅长肾脏移植,一台肾移植手术一般需要4-5小时。他把自己至今还在从事这一工作归因于,自己的正统犹太教信仰以及他与病人之间建立起来的交情。他与自己接手过的病人一直保持着联络,还会去参加他们的一些家庭宴会。

37岁的阿塔希说,佛教信仰与日常冥想是他在高压下能保持镇静的原因。他说,一名外科医生在手术中遇到状况时,必须要非常冷静才能够去处理。

而胡安•罗卡让自己在长耗时手术中保持精力高度集中的方法更常见──一小杯浓缩咖啡,尽管他已尽力减少因为其他原因而在手术中间歇,但这位43岁的外科医生说,在移植手术的进行过程中,有时他也会回到办公室再喝一小杯。

(责任编辑:路透中文网)


深度分析

更多>>

全球视界

更多>>

最新资讯

即时新闻

路透中文网 - qiqixw.com 欢迎您的监督、邮箱:weilangqing@gmail.com
Copyright©2015 路透社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路透中文网
粤ICP备14078979